朽夜

请留下

【朝耀】海


源于某个梦,设定是游客朝X当地人耀,还有就是写这篇的我还真没去过海边……(*꒦ິ⌓꒦ີ)

浅蓝,淡紫,还有灰白,这些颜色的方块层层叠叠,竟叠出了这里人的房子,海边看过去就像童话里精灵的住所,美妙得不可思议。

王耀用着我听不懂的方言和那个戴着白头巾的商人说着什么,我想他在砍价,他那狡黠的神情和故作老练地叉腰让我忍不住偷笑。不久他就买来了一个形状奇妙的东西,没等我问,他就把那东西放在唇边吹起来,瞬间响起一串奇妙的旋律,那原来是一种乐器。就着这奇妙的曲子我们绕着方块房子回转的小路往下走,一路上有一两个皮肤黝黑的孩子围着演奏的王耀蹦跳着鼓掌,又在转角那个阁楼上看到了跟着音乐起舞的盛装姑娘,再一个转角我看到了沙滩和海浪。

抵着游泳圈仰着身子泡在海水里,清凉的水温在夏日里令人无条件上瘾。

一小群海鱼游过去了,影子投影下去又是另一群,水太蓝太清,以至于它们更像是悬空着的,然后托着另一个悬空的自己与身边的王耀。

我侧头去看他,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手指却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水面,像哄一个安睡的孩子,晃动的波光则安抚他的脸颊,他的手臂,他的脚掌,我迟迟地才发现他的黑发散开在水里是有多迷人。

他太适合这里了,我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这么觉得了。

他带我去了一家开在老石桥上的餐厅,这家店椅子和桌子都上了湖蓝色的漆,头顶的灯吊满碎珊瑚和贝壳。晚餐是一锅加满佐料的贝类,我从吃下第一只之后就没能阻止自己拿起第二只,他没动口只是看着我笑,我一边掰开第三只扇贝一边问他你怎么不吃,他只是笑得更开,露出他好看的白牙说看着你吃得开心就很满足,害得我吃第五只的时候还没好意思抬头看他。

我从未见过如此震撼人的落日,火红的太阳像浸入海里被烧红的铁块,夕阳的余晖包裹起这片大地和海洋,颜色比火焰更柔和,更亲近自己。最后一抹颜色在慢慢潜入海平线之前我都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我想上帝是偏心的,连同这里的太阳都是特别的。结束了夕阳后我才想起回头去看我身边的王耀,他捧着我的相机只是低头去拍沙子上的贝壳,我喊了他名字,他把垂下的眸子转向我,睁大着眼睛等着我说话,刚道别不久的迷人色彩再一次映入了我的虹膜里。

我始终是没忍住伸手去拨了他垂到眼前的碎发,我还怕他察觉到我此刻过分的擅自深情。

星星起来了,温度降到了非常舒适的程度,他抓着我去散步,从树林走到海边的灯塔。他懂的太多了,特别是关于这里的一切,我们之间绝不会冷场,因为他能告诉我的事情说也说不完,从树种到水质,从天上到海里,要是没有眼前这座灯塔,我想我是愿意听他说到世界尽头的。

灯塔的灯很久没换了,光束显得有点暗淡,石壁上涂满了游客涂鸦,这不是好的文明象征,但却意外地合适随性又烂漫的这里。他指着那灯塔底下长满锈的大门,说能打开它的这个世界上只两种生物,一个是守护了这座灯塔一生的老人,一个是对面那座山的精灵。我挑起眉毛看他,他自己也憋不住了咧开嘴又开始笑,一边笑一边说我骗你的,其实其中一个是我,说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钥匙。

哇噢,我故作夸张,我说你难道就是那只精灵?他一边吃力地转开生锈的锁孔一边回头眨巴眼睛跟我说好吧,我其实是那个老人的孙子。

在跟着他爬上那嘎吱响的木梯之前,我还是觉得他就是那只精灵。

如果说之前的日落给了我短时间震撼又触不可及的美感,那么眼前的这片夜景就是我最终想要永远停留的静谧和温柔。

都说海边是个好地方,那里一定能找到每个人心里最想要的东西,我来到这片海之前并没有这么多情,可来了之后却有了这种那种的一切感慨。

对面海岸的城镇很安静,灯是淡黄色的,亮暗不一,那也有一座孤独的灯塔,与我站着的这一座是只能眺望对方的老情人。除了海声什么声音都没有,海水轻抚了沙滩又退回去,反反复复是一整夜的安眠曲,安抚了这座奇妙的海滨城镇和未眠的我们两人。天上的星非常亮,仿佛比站在沙滩上时还要亮,这让我错觉我离它们又更近了些,那些曼妙的星河独自放着我听不见的歌,可惜我的眼睛并不能聆听。我望着不远处那只昏暗的老木船,我没回头看王耀,但我知道他在看我,用他亮得不可思议的眼睛,我害怕我忍不住吻他。

可惜我被这里美好的一切醉得不再清醒,在北边那颗最亮的星闪烁了第三下之后,我轻轻抓住王耀的手腕,看到的是王耀羞怯的神情和月光下他微微发颤的睫毛。

上帝呀,你或许真的提前给予了我下半辈子所有的美好。

我在灯塔上亲吻着他,一瞬间我无可救药地想着,我还想与他度过这个夜晚,度过我即将来临的工作日,度过剩下的四季,度过余生,就在这里,之后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他就在这座灯塔底下的沙堆里,寻找我们藏下的结婚戒指。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