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且听一段情爱

【朝耀】说


王耀的爱总是难以从心脏流出口齿,他不能像亚瑟一样时常贴着耳朵亲口告诉对方他爱,他想要。

但他又绝不是不爱,反而时常在浓郁爱意里煎熬。他的爱侣亚瑟算不上是个坦诚的人,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却是另一种情况,这些时候亚瑟往往把自己的爱表现得十分直白,他会用任意方式去尽可能跟王耀肢体接触,牵手拥抱更甚是身体交流,他还不会放过王耀的耳朵,他或许是个有诗人天赋的孩子,张口就是幼稚又不经意挑拨到心弦的情话,溢出来的是满到发涨的爱意,填充着王耀拥挤的心房。

这些时候王耀大多是用眼神或者轻微的动作去回应亚瑟,这些回应对比起亚瑟的表达实在太过于渺小,但亚瑟显得很满足,诚然他十分想要自己的爱人对自己大方地说出爱,但他同样不介意他的爱人拥有可爱的含蓄,仅仅是因为王耀戴着戒指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上,他就能感到无比满足。

或许这并不公平。此时正窝在亚瑟怀里的王耀想。他们正利用休息日共同享用一张单人沙发,王耀在看亚瑟给他订阅的美食杂志,而亚瑟就只是环着王耀的腰,把头埋在王耀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仿佛王耀坐在自己大腿上就是一种最大的消遣。没多久亚瑟轻轻扳过王耀的头,他忍不住想要一个吻了,在此之前他会像之前很多次一样说上一些令人脸热的爱语。

这真的不公平。

“亚瑟,我的亚蒂……”王耀抢在了亚瑟之前开口了,语气软得一塌糊涂:“好吧……我是说……我也爱你。”

心脏是爱意的容器,王耀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的亚瑟,每次他对自己坦诚地表达爱的时候,自己的心脏有多满,像棉花糖融在焦糖里呼噜噜还冒泡,就比如刚才他像一只幼犬一样蹭着自己的时候,是,王耀想养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狗也可以,可那时候他对亚瑟的爱是对这些小猫小狗的十倍。

他要说出口,非说不可了,这或许是为了公平,又或许是因为王耀其实真的也很爱他。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