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请留下

【朝耀】他


※女装注意

亚瑟有点后悔,他后悔自己前两秒不经意往这个教室看了一眼,然而他并没察觉这其实是出于他的私心与习惯作祟。

他现在就这么保持一只脚要跨不跨的姿势,睁大着眼睛死死盯着教室方向,咽下的唾液滚动了下喉结。比他多走了两步的弗朗回头疑惑地喊了几次他名字也不见答应,也只好退几步看看是什么东西能把楼下打群架也不会多看一眼的亚瑟·柯克兰吸引成这样——噢,果然是王耀。

不过跟之前很多次假装不经意瞥这么一眼并且自认为根本没被发现的情况不一样,这次这个英国人难得也顾不上什么就这么巴巴看着那人,是的就是王耀,亚瑟自称完全没有被人察觉的暗恋对象。

值得意外的主角正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春天的花粉味实际上并不讨人喜欢,但那几片零落在桌子上的花瓣还是能给人经典又令人心动的美感,桌子面前站着在捣腾着什么的伊丽莎白,是话剧社的副会长,然而正会长就是那个坐着的王耀——那个穿着蕾丝边颜色粉盈盈莲蓬裙的少年。

说实在的话剧社是学校里最能闹腾的几个社团之一,所以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在话剧社发生了都不是大新闻,但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们能把事情闹到他们会长头上。

公告栏上的海报里话剧社公开表演时间就在今晚,主题是俗套得不行的王子杀杀怪物娶娶公主的戏码,即使是这样今晚演出用的小礼堂依旧不会有虚席,毕竟这个话剧社的表演光是欣赏演员就足矣赏心悦目,更别说他们的演技从不会令人失望。

但就算是话剧社的老观众也不会想到,那个出演公主的人,就是传说中从来不上台但其实不仅脸好演技也甚至不输称话剧社第一女王的副会长的王耀。

所以也不能怪亚瑟这个老观众对眼前的这幕大惊小怪。

可虽说是这么个有点滑稽的反串角色,但这样的王耀却毫无滑稽可言,相反的,他竟然达到了女性都难以达到的惊艳。

伊丽莎白还在给他上妆。给眼睑扫了一抹淡红,再在眼角部分往上轻轻一挑,霎时各种难以言喻的美感油然而生,这温和的红和嘴唇上的颜色很像但又好似不如那里的颜色动人。王耀本来就是留着偏长的头发可对于公主这个角色来说还是不够,他戴了顶假发,和他原本的发色很相近,但长度由及肩换为垂到腰际,发尾的部分微微收起包裹着纤细的腰部,两锤鬓发自然垂到胸前,发漩附近零星吊坠着亮粉,带着纱的裙子随风颤动,透亮的琥珀藏在密长的睫毛下,画里大概不会及这里三分。

什么佳人啊什么惊鸿啊这些词亚瑟是不认识的,可现在他好像又能直接理解了这些赞美的含义,更可怕的是这里面或许还有爱的加成。

要不是察觉到了王耀不自然的表情亚瑟也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亚瑟想王耀一定不是自愿的,不然他脸上那虽然为了上妆紧绷着的脸却露出微妙的绝望表情也不会被亚瑟察觉,何况那向来把王耀当“宝贝闺女”的比王耀大一届的副会长伊丽莎白此刻正露出一脸无比兴奋两眼放光的可怕表情。

亚瑟最终还是强迫自己收回了目光,快速在脑里过一遍刚才看到的一切画面以防自己会忘掉,在抬脚走到墙壁挡住的位置自暴自弃任血液上涌红了一脸,朝前喊了声:“臭胡子你等等我。”

怎么办啊,这次不想救你啊,我是真想看看舞台上,这样特别的你。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