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且听一段情爱

【朝耀】无题




亚瑟是在楼梯口遇到王耀的。


他支支吾吾了几句hi反应过来又换上一句发音别扭的“你好”,闭嘴的时候还咬到了舌头。


好在王耀回应的笑容显得很友善甚至过于乖顺,他抱着一大摞复印纸,手臂托着直到下巴顶着的地方,把下巴顶成弧形,却还努力地对自己微笑,眼睛上扬着光斑投在他虹膜上忽闪忽闪。


亚瑟一瞬间觉得自己有些读不懂气氛了,到底是为什么去打扰一个在忙碌着的路人...是他的眼睛、噢不是,是该死的调查作业。


“你是...中、中国人对吗?我是这里......留学生,这是......问卷......唔......”糟糕极了,亚瑟一瞬间忘了接下来的话中文怎么表达,这个词还是那个词,这个先还是那个先,亚瑟张了张嘴也没能把“请”字说出口,空气凝结了好多秒最后只干巴巴吐出一句“please”。


遇到这种情况大概也不是第一次了,王耀也没多问就明白了亚瑟的意思,环顾了四周一下把压着自己下巴底的复印纸扔在了离自己不远的阶梯上,自己也在那一阶大大方方地坐下来,然后对亚瑟伸手微笑:“麻烦给一支笔......请?”


这故意调换的语序里调笑的意味和他不扭不捏干脆的反应让亚瑟止不住地对这个扎着辫子的中国人产生好感,以至于在王耀低着头填写的时候盯着他竟然走了神。


亚瑟站着,低头能看到滑进那个人衣领内侧的辫子,他穿着休闲衬衫,他的脖子很细,但和女孩子的有区别,中国扎辫子的男生不多,大多是不合适,但他不一样。站在背后的原因看不到这个人的表情,但看得出他写得异常认真,写着写着停会顿嘟囔一下,像在思考又像是在牢骚。他的手看起来灵巧极了,握着笔的手一笔一划地书写着,他一定是故意的,因为亚瑟见过其他中国人的字,他们并不会把汉字这么拆分着写,或许是因为熟练他们的笔画总会缠绕在一起,书写速度飞快,虽然看起来气派极了,但是这没办法让亚瑟这种汉字初学者看懂,上星期一份手写的汉字公告就差点把他逼疯。


但王耀的字不一样,他写的极慢,像汉娜女士上的第一堂课时的示范一样,每个笔画都认真又工整,都能和教科书上的字形对号入座,亚瑟低下头试着去认他在写的字,惊奇地发现能看懂大半部分,甚至零零碎碎地能拼凑出意思来,亚瑟开始怀疑他用的字词是不是也经过了难易程度的斟酌。


这个人很棒,想认识他。



来不及等亚瑟内心那份骄傲的自尊心去阻止他自己脑子里蹦出的这个忽然的想法,亚瑟就已经想好了策略了——他探下身子,下巴接近中国人的肩膀,手臂越过去指到问卷底下的空白处,说“联系方式......请。”


王耀回头看他,两颗脑袋的距离又更近了,亚瑟忽然就慌乱起来,烧着耳朵又开始支支吾吾:“老师......的、的要求......”


汉娜女士请你原谅你可怜的学生吧。


“没问题,中文博大精深......我是说,学习中文会有些困难,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这是手机号码和名字,唔,你有微信的对吗?”说着他快速地写下了一串数字与两个汉字,递回给我,就又抱起了那摞复印纸。


“我得走了,再不过去就要被骂了!”说着他吐了吐舌头“回头告诉我名字好吗,再见!”


亚瑟看着他匆匆离去发背影发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去看手里的问卷,电话号码后面写着的汉字只能忍出个“王”字,后面跟着的字结构太过于复杂,再后面还跟着一个画得歪歪扭扭的笑脸。


亚瑟没忍住让自己嘴角弧度上扬和这个笑脸重叠在一起,傻笑了一会想起了什么似的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伙计我帮我查个汉字......是的马上!”


end.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