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且听一段情爱

【朝耀】吻

可以与《味道》一起食用...会更好吃




选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躺下真不是个好选择,茶水间的沙发质感是不合适睡觉的,皮质稍有摩擦就会在耳边产生恼人的噪音。



但是在眼皮瞌上之前这实在对我有太大吸引力,连续的加班让我感到身体透支,我没有办法不被这张沙发吸引,哪怕他不舒适。



管他什么时间地点呢,一会,就躺一会。



意识模糊间我发觉自己竟没办法完全睡着,或许是我移动的脚掌摩擦出了声音又或许是劣质皮革的味道愈发浓郁,但是我很累,一动也不想动。



不知道在模糊的意识里游离了多久,似乎有人走进来,或许是来抽烟,或许是来打水,但对我来说都不是好事,这意味着我再不爬起来就要被抓偷懒的现行......好吧、认我倒霉,趁我还没有完全被梦魔夺走意识,赶紧起来才是最好的......



......谁、谁?



挣扎着睁眼之际,我听到了一阵,离自己非常近的,几乎贴在自己脸旁的、气流的声音,是鼻子为了闻某种味道所发出的吸气声,紧接着就是轻轻扑在脸颊上的一股热气,与一声喉咙里呵出的、类似于轻笑的音节,竟让我错觉带几分亲昵。



变态、性骚扰、小偷等各种词汇涌入我的脑里,现在弹起来給个回旋踢绝对不会吃亏,身上虽然没什么财物但如果是被侵犯绝对是不能原谅的......



“辛苦了,耀。”



是十分轻盈的,几乎化作气音的几个音节。



我却再也没法动弹,更别提现在——我感受到我被吻了。



额头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上方忽然昏暗的光线,以及再一次扑近的气流,这是一个安静又温柔的吻。



如果我对自己所暗恋的人的声音辨识出了错,那在外貌特征上的辨识就是百分百的正确。



那人站起来离开了,即使睁眼后不适应光线使我视线模糊刺,在眼缝里我还是瞥到了那抹金发,以及他今天穿的黑衬衫。



就是今早在电梯里,被我在心里偷偷称赞过的那件,我的上司的、亚瑟柯克兰的衬衫。



在茶水间自暴自弃坐了大半个小时的我决定放弃了今天剩下的工作,浑身的疲惫早就一扫而空。



被自己喜欢的人偷吻了和我喜欢的人可能也喜欢我这两个问题在我脑海里交替运转,来回轰炸,我没办法肯定我脑海里的猜想,但却止不住地飘飘然,我告诉自己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或许这只是个恶作剧,说不定回头就能看到他嬉皮笑脸地对自己说着逗你玩,英国人是不喜欢这种无聊把戏的但说不定亚瑟是个意外,是的,合情合理,别想太多......



不、不是,我并没有傻笑,并没有。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