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请留下

【朝耀】味道


来自于一个顶着一头水果味沐浴露的傻逼夜的傻逼脑洞(死目



我知道他身上一定有股好闻的味道,不过在下这个定论之前我完全没闻过他身上的味道,但我却有这种非常坚定的直觉。


上帝给予我这个验证的机会是一次意外。


当我看到拥挤成一股涌浪的人群我的内心是在挣扎并拒绝的,地铁比想象中还要像噩梦,一切都怪那辆不挣气的小破车,它还躺在修理处的小车间里三天之内不得见天日。


但是我并没有预料到能在拥挤的车厢里遇到王耀。


他就在自己身前、不,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们之间的位置关系我是说,他离我真的太近了我低下头就可以看到他头顶的黑发,胸部到腰部的位置则是完全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他面对着我低着头,他并没有合适位置的把手所以不得不将手抵在我的胸前。


我承认这个姿势真的暧昧极了。


有这种想法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我是他的上司,他是我的属下……呃……以及……每天在脑海里勾勒无数次的爱慕对象。


人群依旧把我们夹压得动弹不得,我并不知道他哪一站下车不过我可以确认我的终点站足够靠后。他一定已经认出我了,他在我胸口闷闷地说着几句什么车厢里实在太吵我差点漏掉他那句微弱言语,所幸我们靠得足够近……不,我是说,我们刚好靠得很近。


他说抱歉柯克兰先生。


噢当然没事我的先生。前一分钟咒骂这拥挤的车厢的脏话全都撤回,我真的十分十分庆幸我的四轮小破车如此不挣气,体验地铁是他做过最最最幸运的决定。


又即将到站,忽然停止的列车用惯性又让王耀往我身上又一通挤压,就是这时候,我闻到了一阵香气。


淡淡的,甜甜腻腻的味道,像是某种熟悉的水果,但一时半会又猜不出种类。


那是王耀的味道。


我之前说过我肯定他身上一定有股好闻的味道,我的猜想是薰衣草或者淡薄荷的味道,或者带一点牛奶的香气那也十分迷人。


但是我唯独想不到是这样一种让人感觉带着稚嫩气息的,天真烂漫的水果味,我在彼得十岁大的时候似乎闻到过这种沐浴露的味道。


但这不是彼得,这是王耀,那个处事精明冷静,任何事情都不会托拖泥带水以及每个笑容都完美无缺绝不会不得体的王耀,顶着,一股让我错觉舌尖都开始发腻的,水果味。


要命,这跟臆想中的差得太远,他比臆想中的……更加可爱。


上帝是开明的,我们竟然是同一站下车!十分可惜或许过了这次不会再有下一次的机会让我们亲密接触,但没人规定我不能去争取,王耀在向刚才不小心踩的我一脚道歉并执意要求下次请我吃饭。


Why not??!


等等他刚才踩我了吗?


不我并没有因为他的味道投入到忘我,并没有。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