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且听一段情爱

【朝耀】初雪



“下雪了!”


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总算是唤醒了视线几乎在某个点凝固的柯克兰先生。


亚瑟痴痴抬头,无意识哈出一口热水,这一小团水汽又极快地被零落的雪吞噬。几片细碎的雪花不慎钻进了格子围巾的里侧,刺激着脖子的余温,亚瑟一个哆嗦赶紧把脑袋收了回来,又把手里捂着的一杯已经不怎么热了的热可可收进了外套底下。


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也是亚瑟恋爱后迎接的第一场雪。


半张脸埋进围巾里确实暖和不少,但之前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时间也不短,长时间吸入冷空气后亚瑟的手脚一直有降温的趋势。附近的长椅和花圃边缘在冬天里显然对臀部不这么友善,并且那些地方不是一个视觉的最佳点,保持站立显然更加理所当然。


于是亚瑟又把视线投回那个人身上——


王耀穿着铁路局的冬季制服,一件深色偏藏蓝的双排扣大衣,每个金属扣都被扣得好好的,白色的衬衫和一小截深色条纹领带在大衣领口露出来,冬日里扎得松垮的马尾被衬衫和大衣的缝隙给隐藏了起来。长长的下摆没过了膝盖,收腰的部分又意外地合身。


帽檐下一双一直带着笑意的眸子览过每一位出站的旅客,但其实长时间保持同一个表情的疲惫早已经暴露在被微微咬住的下唇,来来往往的旅客没人会去在意这个细节,最多会对这位好看的站台员多看两眼就匆匆离去。


但是亚瑟不一样,距离王耀下班的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亚瑟在这个寒风刺骨的冬日里站了可有足足半小时,期间大部分时间都耗在盯着他正在工作的恋人发愣上,王耀细微的情绪变化除了王耀以外亚瑟一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拜托了……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


等到王耀气喘吁吁地向自己跑过来的时候,亚瑟一下子就宽恕了这场出乎意料的雪,自己发僵的身体似乎在一点一点被融化,浑身都充满了明明不存在的暖意。


果不其然王耀要开始责怪自己了,他身上还穿着制服,帽子被他脱了拿在手上,发丝有点凌乱,嘴里哈着大口的水汽正在一边数落亚瑟这么冷的天不会找地方躲雪,一边仰着头帮他清理着金发上细碎的雪渣。


眼前的王耀整个人都可爱极了。


为了自己连休息间也不跑,换班的人还没来得及走到岗位上,还穿着制服的王耀就急急忙忙向着自己跑过来,脸上是一脸责怪但却动作轻柔地帮自己挥掉头上的落雪,数落几句算什么,这个王耀世界宇宙无敌好!


心满意足的亚瑟露出一个足够傻气的笑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才忽然低头从怀里掏出那杯已经完全不热了的热可可,满脸可惜地递给王耀。


接过了杯子的王耀立即放柔了表情,亚瑟又接着讨好似扯下自己围巾一圈一圈地给王耀围上,直到王耀的脑袋没了半边才满意,这让王耀看起来很暖和,不过很可惜亚瑟没有带上他的手套,不然王耀的手一定很适合它。


王耀隔厚厚的围巾叹了口气,投降似地抓起亚瑟已经发僵的手往自己足够宽大的口袋里塞,然后悄悄地在里面十指相扣,最后一句毫无威慑力的责怪从围巾里闷闷地传出来,又带着一串闷闷地轻笑。


“回家吧。”


回家之后给我个热吻吧,亲爱的,这个冬天一定是被你融化的。


fin

大概就是在火车上追到耀耀后,耀耀为了眉毛放弃了漂泊的乘务员工作,做了个站岗的,其实只是为了写双排扣制服【不是。

前文在 @吃茶专用号这只西那,以及看他两结婚也请找这个人谢谢。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