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夜

请留下

【朝耀】背影

小块糖。

樱花落得正旺,碰巧遇上开学季,稚嫩的新生踏着一地粉色走进属于他们新的年华。

他的背影就是衬着这种令人悸动的颜色映入他眼里,那时候空气里除了花粉之外还揉着点晨光,温温柔柔,不热不烈。

那个裹着千篇一律白衬衫的略显瘦小的躯干,在垫着纸巾的椅子上摇摇晃晃,带动他后脑勺的小马尾,扫着他背后被樱花树切碎的光斑,只看得到一小截耳尖,被照得发亮。那张海报不大,只是宽度恰巧卡在他手臂极限的长度,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努力,虽然只看得到他绷紧的手臂,但可以想象背面他是如何一种认真的表情,如何认真地斟酌着这张海报落脚的位置。

 

真是的,只是贴张海报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亚瑟摇摇头,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发呆感到有点发窘。新生报到的时间足够充足,只是恰巧看着某处发呆而已,这没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来着?递交新生函?参观校园?好吧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着急的事情......所以......

 

亚瑟吞了口口水,再一次望向那个背影。他已经从那张椅子上下来了,海报贴得很平整,在远处能看到它的边规规矩矩地跟墙线保持平行,而它的“功臣”站在不远处抱着手臂微仰着头欣赏着它,背后的马尾再一次晃碎了光斑。

 

他还是不回头。

 

亚瑟有点小泄气,说实在的到来的新生已经越来越多了,现在就去办公室还不用面对更长的排队队伍,是最好的选择......好吧亚瑟说服自己,在家里两个月的假期把他闷成了一团才会像现在一样被某件莫名其妙的事情吸引注意力,他该走了,真的,他最讨厌冗长的队伍。

 

“王耀!”

 

一个女孩子叫了一声,亚瑟只是条件反射地回头看,算上这次他已经第三次回头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好吧他终于回头了,亚瑟自暴自弃地想,心跳早就已经开始不打自招地开始鼓动,紧接着是不由地屏住的呼吸。

 

不管怎么样这证明了那是他的名字,他的模样长得比预期中还要好看很多,额前没有想象中繁复的刘海,而是更加有韵味地留了白垂下两束长长的鬓发,道不出形容词的韵味油然而生,脸上没有多余的棱角,线条流畅温婉。他的眼睛是阳光的颜色,透亮的,清澈的,一见难忘的。

 

他在和那个叫唤他的女孩子对话,背后贴着的海报终于被亚瑟看清了,一张社团招新海报,排版不是很公整,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有吸引力的社团,经营着一个冷门的爱好。就是这海报却被这个人精心地粘贴。

 

好吧。亚瑟听见自己心内任命的叹息,他发誓这是他今天最后一次欺骗自己,他认为他现在最先做的应该是去加入一个社团,尝试去接触一个他从不接触的领域,冗长的队伍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么想着他正了正领带,再也不犹豫地走向那个人。

 

但愿他此刻的表情没有显得很失礼,因为那个叫“王耀”的人已经向他微笑了。


FIN


 @吃茶专用号 礼尚往来hh,背书和考试都加油哇,牡丹的味道非常香~

评论(2)

热度(44)